Chanel 胜诉获赔400万美元,二手奢侈品电商 WGACA 被判商标侵权

法国奢侈品公司香奈儿(Chanel)于2018年3月首次对美国二手奢侈品电商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下文简称WGACA)提起诉讼,指控后者构成了商标侵权、虚假关联、不正当竞争以及虚假广告行为。当时,香奈儿声称,WGACA 不仅出售了假冒香奈儿商品,且“超越常规地打着香奈儿的旗号”试图误导消费者相信两家公司之间存在关联,而实际上双方没有任何关系。此外,香奈儿还明确表示拒绝了 WGACA 提出的签订正式合作关系的请求,并表示品牌已经对该平台出售的二手商品进行了鉴定。

今年1月9日,这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在六年后再次开庭审理。经过近一个月的审理,纽约联邦法院终于给出了正式结论:原告香奈儿在本轮审判中胜诉。

陪审团在所有四项指控上一致投票支持香奈儿,他们裁定香奈儿在商标侵权、虚假关联、不正当竞争以及虚假广告四项指控中胜诉,并获得赔偿400万美元。香奈儿将在庭审后提交的诉状中考虑追加非法定损害赔偿。

香奈儿发言人在判决后发表的声明中表示:“香奈儿对这一判决表示欢迎,这表明香奈儿坚定不移地致力于保护消费者及其品牌,反对一切虚假联想、商标侵权和假冒以及虚假广告。这些侵权行为伤害了消费者,也损害了香奈儿的商誉和品牌,因为它们很可能使公众对所购买的香奈儿品牌商品的性质产生混淆。”

香奈儿在声明中继续说道:“二手平台如果能以透明的方式销售香奈儿品牌商品,并与执法部门和香奈儿合作,将有助于打击假冒行为。”

WGACA方面,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不当行为。WGACA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Seth Weisser 在判决后表示:“我们对今天的判决感到无比失望;然而,案件并没有结束,法院尚未听取判决后的动议”。

香奈儿与 WGACA 的纠纷并未结束,接下来,审判将对非法定损害进行评估。

对于售假的指控,Seth Weisser坚称,WGACA从未出售过假冒商品。“WGACA一直有严格的鉴定程序,在公司历史上从未出售过非正品或假冒产品。今天的判决与是否售假无关,而是与 WGACA 出售在香奈儿数据库中作废序列号关联的产品有关。如果无法进入该数据库,转售行业将无法得知这些序列号的状态。我们将继续坚持百分之百的真品保证”。

本案中,WGACA认为,香奈儿的诉讼目的是试图阻止其产品的合法转售,而且 WGACA 使用香奈儿商标仅仅是为了识别其产品,并没有声称与香奈儿有任何从属或赞助关系。

在本轮庭审的整个过程中,一些关键证据被反复提及,如:

2012年从香奈儿意大利 Renato Corti 工厂失窃的3万多个序列号中,有 13 个正是 WGACA出售的手袋的序列号,而这些序列号在失窃后已被作废。
一款由 WGACA 出售的手袋上的序列号17744200与香奈儿内部 Orli 软件系统中对同一序列号的描述不符。
双方还就779件香奈儿物品(如托盘、镜子和纸巾盒)发生冲突,WGACA 出售了这些物品,而香奈儿的律师团队坚持认为这些物品是“道具”或展示材料,从未被授权出售。
在诉讼过程中,代表香奈儿的律师之一、Sheppard Mullin Richter and Hamilton 合伙人 Theodore Max表示,WGACA 在2016年至 2022年期间售出了价值9000万美元的二手香奈儿商品。《华丽志》2月7日在 WGACA官网看到在售的香奈儿二手商品数量是988个,其中售价最高的是价值19万美元的限量冲浪板。

2月2日,WGACA在香奈儿之前进行了结案陈词。WGACA的辩护律师 Yale Galanter 重申了他的观点,“这是一个关于大卫与歌利亚的案件(指圣经中弱者与强者对抗的故事)。”

他认为,香奈儿不喜欢 WGACA的发展,因此想通过打击转售商来表明自己的立场。他还声称,香奈儿联系了 Dillard’s、Gap、Banana Republic 和 Van Maur(这些公司都与香奈儿有香水和美容商品的交易),“告知他们停止与 WGACA 的业务往来”。

就香奈儿指控 WGACA“虚假关联”,Yale Galanter表示:“没有一个走进法庭的人会对这两家公司之间的任何关联感到困惑,香奈儿的顾客是多么‘老练’。”他引用了关键证人、香奈儿法国公司总经理 Joyce Green的证词。当被问及自2020 年11月以来,她是否接触过任何来自顾客或零售商的困惑信息时,Joyce Green回答说:”没有类似的情况”。

香奈儿的另一位核心证人、香奈儿执行运营总监 Joseph Bravo的证词也被双方剖析,他曾三次前往纽约出庭。他表示,在 WGACA仓库照片上看到的香奈儿手袋上印有拉链制造商 Lampo 名字的拉链不是真品。Joseph Bravo还表示,包的形状不规则,拉链的拉头、商标的字体大小、包的颜色和缝线都不对。Yale Galanter提醒陪审团 Joseph Bravo拒绝用尺子测量包,声称尺子不准确。

在香奈儿的结案陈词中,其委托律师、Sheppard Mullin Richter & Hampton 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Dylan Price一再声称 WGACA 出售了假包。

他表示,WGACA 出售的手袋上的序列号已经作废。香奈儿用于跟踪手袋生产、质量控制和分销的内部 Orli 系统只提到序列号已作废,这表明任何带有这些序列号的商品都是假冒商品。

他还提到了 WGACA 是如何销售经过修理、翻新和重新上色的香奈儿商品的。Dylan Price指出,这种翻新在日本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而 WGACA 80% 以上的手袋都来自日本(根据 WGACA 首席执行官 Seth Weisser的证词)。

另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涉及香奈儿证词中提到的未被赠予或出售的779件物品,包括塑料托盘和纸巾盒。Dylan Price提到了 Chanel员工之前的证词,其中强调这些物品是 “道具”,从不赠送或出售,因此构成侵权。WGACA 提供了从香港供应商处购买这些物品的发票,并表示这些物品可能是由香奈儿或商店员工转手出售。

此外,香奈儿的律师反复提到 WGACA 在印刷广告、电子邮件、社交媒体帖子中 “故意 “使用 Chanel商标,比如他展示了多个 WGACA 在帖子中使用香奈儿旧广告和秀场照片的例子,以及以 “Chanel “为显著名称的印刷广告。

本案以外,香奈儿在奢侈品转售领域的另一项重大诉讼也是始于2018年,被告是 The RealReal,目前这一案件仍在进行中。诉讼内容大致与 WGACA相同,包括 The RealReal 是否能保证香奈儿产品的真实性。

By T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