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科技杂志网欢迎您!曾爷旗下网站:亚洲纺织联盟/纺织科技杂志网/欢迎访问!

贝聿铭走了,但他为奢侈品大牌留下了最美的秀场

纺织科技杂志 TENG 50℃
LV2018早春度假系列大秀

全球著名的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去世了,享年102岁。

贝聿铭在2012年出版的全集自序里面说到,“我最感兴趣的,一直是公共项目,而我认为最好的公共项目,就是博物馆,因为它是一切事物的总结……博物馆一直都是我的主题,不断地提醒着我,艺术、历史和建筑确实是合为一体、密不可分的。”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贝聿铭逐渐减少参与I. M. Pei 建筑师事务所的公司事务,转而投身富有创意但规模较小的项目。在过去的30年间,他参与了世界各地多个博物馆项目的建筑工作。

这其中,日本美秀博物馆(Miho Museum)是最能充分展现贝聿铭美学、创意和建筑人文哲思的博物馆项目之一。这里后来也成为了时尚品牌最心仪的活动举办地。

2018年5月14日,法国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LV)就把去年早春度假系列的秀场搬到了美秀博物馆。

“这个地方立刻激发了我的灵感”,LV的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告诉《时尚》(VOGUE)杂志,“通过贝聿铭设计的美秀博物馆,我们将继续一场适合LV的建筑之旅。2018年的度假系列时装秀将把我们带入一个由大自然、地质宏观以及独特建筑视角共同编织的一张视觉大网。”

美秀博物馆建于1997年,由日本宗教团体神慈秀明会的领袖人物小山美秀子出资建设。该博物馆选址日本滋贺县甲贺市信乐町山中,目前主要展出小山美秀子及其家族收藏的茶道艺术品,以及超过300件与丝绸之路历史有关的古董。

不过,与它展出的古董相比,美秀博物馆建筑本身更加出名。受到中国传统文学《桃花源记》的启发,以及乐町山中的独特地质景观的感染,贝聿铭在设计这座美术馆的时候便融入东西方美学观念和一些宗教哲思。

在贝聿铭眼里,美秀博物馆正是“香格里拉”。这样的“世外桃源”便也逃不了时尚奢侈品界的瞩目。

的确,奢侈品对好的建筑一向青睐,Nicolas Ghesquière看上去就对建筑名胜情有独钟。他曾经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Niterói 当代艺术博物馆办过LV的度假系列大秀,也曾邀请编辑、买手和名流们在棕榈泉(Palm Springs)的the John Lautner看过度假系列走秀。甚至还曾把度假系列发布会搬到了摩纳哥皇宫the Place du Palais内。

美秀博物馆被建造在信乐町山起伏的山脊和山峦之中。按照贝聿铭的设计,游客若要达到这座美术馆,首先必须穿过一条隧道,并步行通过一条160米的后张拉索桥。而拉索桥的另一端链接美秀美术馆前的广场。

在广场与美术馆大厅之间是日式寺院式的台阶。美术馆大厅建在山脊之间,一系列的玻璃屋顶栖于起伏的山峦之上。从高空俯瞰时,整个建筑在云雾缭绕和茂密植被之中若隐若现,有缥缈之感。

去年LV早春度假系列秀场就被设计在这套建筑体之中。整个T台从隧道开始,经过后张拉索桥,一路延伸到博物馆门前的广场。秀场两边的观众看着模特沿着这条路线展示LV当季作品,直到她们的背影消失在美术馆大厅深处。

《女装日报》报道,隧道中装有传送带,可以将模特运送到铺着白色地毯的索桥上。即便如此,拉索桥之后的这段路也长过以往大多数时候的T台。日本女星Rila Fukushima作为首位出场的模特拉开了这场超现实的大秀。

Nicolas Ghesquière在那场设计中借鉴了大量的日本文化元素;包括模特脸上致敬卡布基的夸张的眉毛和闪烁的猫眼,致敬武士盔甲的编织球衣和皮革上衣,以及致敬具象雕刻的图腾纹身等。

这位设计师表示,“每个度假系列都是一次探索,也是一场游戏,把我们正在访问的国家文化与非常法式和巴黎式的观点相融合。”

贝聿铭当初在建造美秀博物馆时候,墙面和底板材料选用的花岗岩来自法国。而贝聿铭当初在建造卢浮宫的时候,也在接待大堂的区域使用了花岗岩。巧合的是,LV曾在卢浮宫的接待大厅举办过2017年秋冬系列大秀展。

不知Nicolas Ghesquière去年选择美秀博物馆办展,是否有这层特殊的含义在呢?但不能否认的是,美秀博物馆所展现的东西审美的碰撞和融合,给这位设计师带来了无尽的灵感。

“这太神秘了”,在日法之间往来20年的Ghesquiere表示,去年的度假系列“结合了日本多年来给他的东西的组合。”

“我肯定来这里的人将会明白,我是有意识地令此美术馆与自然融为一体”,贝聿铭曾说。

事实上,最后建成的美秀博物馆比最初设计时大了很多。这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客户小山美秀子在后期逐渐让女儿小山弘子接管神慈秀明会的事务,而后者对该美术馆的主题进行了调整。

调整后,美秀博物馆从定位小型美术馆变成了展示一系列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艺术品的展馆。但贝聿铭对这个新主题并不抗拒。“最初日本与西方的交流,正是通过丝绸之路”,贝聿铭曾说。

“可是计划改变的速度是之前没有料想到的。从设计的角度来说,整个项目因为空间一点点地拼接叠加,可能会失去整体的优雅流畅。”

由于信乐町附近的地区被视为胜地,地方政府对该区域的用地规划非常谨慎,以保护为主,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使用。受到规划制度的限制,美秀博物馆被允许露出的面积只有2000平方米。

但最后该建筑结构成型的总面积有1万7千平方米,也就是说,美术馆的85%建筑面积都在地下。贝聿铭表示,“一般来说,我们不会让计划扩张到这么大,不过因为在地下,我就同意了。”

这个项目之所以能推进并实现,与贝聿铭和小山夫人二人一致的美学理念分不开。小山夫人是个十分博学的人,对中国古典文学尤其着迷。当贝聿铭向小山夫人描绘《桃花源记》当中世外桃源的景象时,小山夫人二话不说便点头同意。

“美秀博物馆”项目对贝聿铭而言是完美的,既没有资金上的限制,又得到了资助人和客户在理念上的高度认同。在这之前,贝聿铭曾经历过一段时间的低潮期。

上个世纪90年代,贝聿铭先后参与了卢森堡博物馆和德意志历史博物馆的建设工作。但这两个项目都没有为贝聿铭获得期待中的关注和好评。尤其是德意志历史博物馆的项目让贝颇为沮丧。在这个项目上,他跟德国政府之间的合作十分不顺。德国的政府的实用主义思想粉碎了贝聿铭对于审美的热情,贝曾经说到,“他们觉得我一无是处,只会制造麻烦。”

转载请注明:纺织科技杂志 » 贝聿铭走了,但他为奢侈品大牌留下了最美的秀场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