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科技杂志网欢迎您!曾爷旗下网站:亚洲纺织联盟/纺织科技杂志网/欢迎访问!

卖床垫能不能成为一家互联网独角兽?

企业资讯 zeng 217℃

美国互联网床垫零售商 Casper 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提交了 S-1文件,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CSPR”。

卖床垫的 Casper 是不是一家“科技公司”?

作为互联网起家的新锐家居品牌,Casper 的 IPO 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虽然其年销售额已经逼近4亿美元,但 2019年的销售增速明显放缓,营销费用则高居不下,导致其亏损幅度仍在继续扩大。据提交给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在截至9月30日的9个月里,公司的销售额增长了20%至3.12亿美元,但成本上升导致净亏损从前一年同期的6420万美元扩大至6740万美元。

Investor Place 评论说:“正如 Uber(优步)和 Lyft 等互联网公司的IPO一样,华尔街通常对那些盈利能力模糊的公司持怀疑态度。Casper 似乎也处于同样的处境。Casper 的 IPO无疑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如果投资市场对这类品牌确实有需求,那么将会有许多其他亏损的网络公司涌入股市。”

SelectSoftware Reviews 的创始人 Phil Strazzulla 在接受 InvestorPlace 的电子邮件采访时说:“我认为 Casper 上市后的市值将会比之前的估值更低,因为市场很快会意识到它不是一家科技公司。对消费者来说,购买床垫只是偶尔的消费行为,这意味着很难建立一个让消费者反复购买的品牌。”

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教授 Erik Gordon 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表示:“Casper 是一家在成长过程中不断亏损的公司。为了在一个拥挤的市场中竞争,它需要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投资人们并不会为Casper 而疯狂。”

IPO?整体出售或许才是更好的选择

在本周的 Pivot 播客上,纽约大学教授 Scott Galloway 对美国科技媒体 Recode 联合创始人Kara Swisher 表示,对Casper来说,寻找买家比进行IPO更好。两年前 Casper 的首席执行官Philip Krim曾向他寻求建议,当时 Scott Galloway 就告诉他:“我有三条建议:出售,出售,还是出售。”

Scott Galloway 认为,Casper 此次的IPO 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说道:“Casper 目前的表现不应该是一家上市公司。但他们认为自己可以上市,这有点奇怪。我认为 Casper 实际上不打算上市,他们只是在对老牌零售商 Target(塔吉特)或其他某个潜在收购者说,‘来收购我们吧……我们在找买家。’” Scott Galloway 强调,他的建议仍然是:“卖掉它,把 Casper 卖给一家老公司,老公司需要这样的交易,使自己看起来更年轻。”

他表示,Casper 拥有强大的管理团队,建立了强大的品牌,瞄准了一个拥有市场潜力的成熟行业,并利用了消费者对改善睡眠日益增长的需求。但是考虑到它并没有实现爆炸式的快速增长,它没有理由长期的持续亏损。

Scott Galloway 认为,Casper 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来自其他在线床垫零售商的激烈竞争,如 Purple 和 Nectar,而且它无法阻止其他新竞争者的加入。他说,这些因素要么会破坏公司的上市计划,要么会使公司上市第一年的股价下跌30%至50%。

去年2月,Casper 的估值约为11亿美元。但是同样作为初创公司的联合办公空间巨头 WeWork IPO 遭遇滑铁卢,加剧了分析师对 Casper 的担忧。在2019年初,WeWork 的估值为470亿美元,但最终在9月搁置了 IPO,之后估值暴跌至 80亿美元。Scott Galloway说,在WeWork IPO失败之后,如果 Casper 也未能成功上市,这可能会打击公众投资者对类似业务的兴趣。

Scott Galloway 还提出了另一个比 IPO好的选择:将Casper 与其他私人电子商务初创公司合并。他说:“整合一些后端,更好地瞄准市场目标,会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执迷于成为“独角兽”,错过合适买家?

据《纽约邮报》称,Casper 首席执行官 Philip Krim 一心只想获得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估值,这使得该公司错过了三次潜在的出售机会。

《纽约邮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Casper 去年曾与传统床垫零售商 Tempur Sealy和 Serta Simmons讨论过出售事宜。然而,当 Philip Krim拒绝对10亿美元的价码做出让步时,Tempur Sealy 和 Serta Simmons 都选择了放弃。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该报:“Serta Simmons 没有钱,而 Tempur Sealy 没有兴趣。”

Casper 否认了这一报道。一位女发言人告诉《纽约邮报》:“Casper从未在2019年寻求出售。”

根据 Recode 的消息,Casper 在 2017年还与美国零售巨头 Target 进行了一项“认真的收购谈判”,但 Target 最终只收购了 Casper 的少数股权。《纽约邮报》援引风投消息人士的话说,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Target只愿意向该公司提供约9亿美元的资金。

纽约一位风险投资人向《纽约时报》评论说:“这简直是狂妄自大,Casper 应该后悔没有把公司卖给Target”。

转载请注明:纺织科技杂志 » 卖床垫能不能成为一家互联网独角兽?

喜欢 (1)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