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科技杂志网欢迎您!曾爷旗下网站:亚洲纺织联盟/纺织科技杂志网/欢迎访问!

吕燕与影儿时尚就设计侵权纠纷对簿公堂

纺织科技杂志 TENG 163℃
左为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品牌,右为吕燕个人品牌

近日,超模吕燕与深圳女装集团影儿时尚的抄袭纠纷有了最新进展,双方从社交媒体上的对喊走向了法庭的对决。

5月5日,影儿时尚以吕燕及Comme Moi母公司上海是你商贸有限公司诋毁其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

界面时尚就此向吕燕方求证。吕燕表示,约十天前,她方已收到法院寄来的诉讼资料。

吕燕及设计师品牌Comme Moi

一切源自三个月前。

2019年3月,吕燕在微博控诉影儿时尚旗下多个品牌抄袭其创立的时装设计师品牌Comme Moi,并在4月正式向该集团发出律师函,要求下架相关产品并道歉。接下来的近两个月内,双方就此事在微博上不断为自己发声。影儿时尚先后以两则声明表态,否认抄袭指控,并认为吕燕的行为属不正当竞争。

该事件在发酵初期便引起了时装行业,甚至消费者群体的关注。吕燕和影儿时尚的相关微博得到数千条转发及评论。在5月底的举行的上海时尚产业发展推进会上,法律、政商、时尚等领域专业人士还以此事为引,进行了“原创设计师品牌知识产权保护”主题的圆桌讨论。

吕燕在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表示,双方至今未有私下接触,而且此前她并未预料到影儿时尚会率先提起诉讼。但她表示已做好准备,聘请了律师团队应对官司。“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赢,反正不管怎样一定会坚持到底。”

影儿时尚方面也就此次的诉讼接受了界面时尚的采访。该集团称其自身非常注重原创设计和知识产权保护的中国服装企业,支持中国企业用合理和正当的手段做大做强中国服装产业,但反对不正当竞争的手段,因此会毫不犹豫地坚决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不管是在此前的几番声明中,还是在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双方都明确表示,对方的行为已经对自己的利益造成了损害。

影儿时尚称,吕燕的一系列公开言论“侵犯了集团以及旗下品牌服装的名誉权,造成了巨大的品牌商誉和经济利益损失”。

吕燕则表示,过去Comme Moi被抄袭的次数很多,但大多数情况都发生在线上销售渠道,而此次被真正“触怒”的原因在于,影儿时尚是已广泛铺设线下渠道的大型服装集团。

双方零售布局规模差距悬殊,是吕燕担忧的原因。

截至2018年9月,拥有“YINER音儿”、“INSUN恩裳”、“Song of Song歌中歌”、“OBBLIGATO奥丽嘉朵”等多个品牌的影儿时尚,在全国开有15家分公司和近1500家门店。而Comme Moi目前只在上海有一个大本营,线下零售渠道仍以买手店为主,入驻了近30家,且在全国仅有10家自营门店。

“Comme Moi的产品价位大约在千元左右至数千元之间,线上抄袭的商家一般只卖几百块,对我的客群其实无法造成太大威胁。但在商场中售卖的品牌会直接对我们的业绩造成影响。”吕燕说。

她此前在控诉影儿时尚的微博中指出,对方与Comme Moi相似的款式甚至定价更高。

截图自吕燕致影儿时尚集团律师函
截图自吕燕致影儿时尚集团律师函

关于抄袭Comme Moi的指控,影儿时尚表示,这只是吕燕和上海是你商贸有限公司一方的看法。

影儿时尚曾在今年3月发出的第一则声明中这样解释:“其自媒体账号中所示的‘抄袭’衣款,均无任何法律依据,影儿集团旗下品牌衣款创意研发都是源自全球时尚界上百年的沉淀和积累,源自当下的全球流行趋势,甚至是品牌一直延用的标志性元素。众所周知,衣服是由众多设计和面料细节所构成,任凭一两处相同或相似,就轻率指责影儿集团抄袭,已经对影儿集团品牌形象造成恶劣影响。”

影儿时尚在此次界面时尚的采访中补充称,集团之前也经常遇到设计被抄袭的事件,除了通过法律维权,也在积极加强自身知识产权建设。目前集团已拥有发明、外观设计、实用新型等专利近千件,商标、版权1000余件,以及软件著作权32件。

通常情况下,较大规模的成熟服装企业通常对商标、专利等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较强。上海商标协会会长樊芸曾在上海时尚产业发展推进会上建议,实施品牌战略得要关注品牌和企业经营的长远、短期利益问题,企业要运营和维护好自己的商标。“不能因为卖得好,就弱化了自己的品牌。”

上海时尚产业发展推进会

大多数小型服装企业则往往缺乏相关意识。

吕燕表示,因为这次纠纷,她在短期内学习了许多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知识。现在已聘请两个律师团队,来负责品牌日常运营中可能出现的法律层面的问题。“我们也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才发现Comme Moi的商标被别人恶意注册,把logo倒了过来。我们也会继续为独家款式申请专利。”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产生纠纷后,影儿时尚开展了一项扶持新生代设计师的活动。

今年5月底,该集团和深圳服装协会举办了首届“YINGER PRIZE全球新锐女装设计师邀请赛”,选拔较成熟的设计师与自己进行联名合作,还会为刚毕业的设计师提供在集团内的实习就业机会。

但影儿时尚否认了该比赛与吕燕事件之间的关联,称去年就已确定了这一年度计划,未来每年都会举办。

对于作为被告的吕燕来说,如果想要加大打赢官司的胜算,需要从法律证据层面证实Comme Moi的确被抄袭。但受制于服装设计抄袭判定的操作难度及复杂程度,举证过程或许会较为艰难。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律师就曾对界面时尚表示,由于服装具有穿着的功能性,所以从著作权的角度展开服装设计的相关维权在全球范围都是一个难题。

因此,基于举证的难度及双方目前的态度,这场官司可预见地会耗时较长。吕燕的律师团队预测,最终判决可能需要1到2年才能得出。这也意味着付出的金钱成本会不断增加。

吕燕表示:“官司的输赢对我来说都不那么重要了,以理据争。只要能在这个过程中把行业规范往前推动一些,其实就算赢了。”

Comme Moi
影儿时尚集团旗下品牌

吕燕透露,近期,相关部门还会在上海再次开展关于服装业知识产权保护的讨论会,她也会积极参与。而此次事件引起业界讨论的规模之大,甚至引起政府部门重视,也是她之前从未想到的。“这其实证明了大家都很关注这个问题,它不是一个个例,已经存在了很久。”

这一事件之所以如此受关注,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数量正在快速增长、在国内外的影响力和关注度也在增加。另一方面随着设计师品牌的崛起,它们与大型商业品牌之间的抄袭纠纷越来越多。

近两年较受关注的案例有设计师品牌Chen Peng和江南布衣集团、深圳设计师潮牌Roaringwild和海澜之家集团等。

而在数个不同品牌之间的纠纷中,吕燕和影儿时尚是极少发展至法律诉讼的案例。

Roaringwild和海澜之家
Chen Peng和江南布衣集团

独立设计师品牌与商业品牌的体量悬殊,后者通常有完善的法务部门、充足的资金和大众消费群体中更高的知名度,因此可以引发更大的舆论声量、支付得起打官司过程中的巨额费用。

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独立设计师品牌质疑自己被其它品牌抄袭后,会更倾向于选择通过社交媒体声讨,却不再进一步展开法律层面的对抗。

这些常态也反映了吕燕和影儿时尚纠纷案的特殊之处。吕燕因超模身份在大众中拥有较高的知名度,所以她的发声会获得比其他独立设计师更多的关注。而通常卷入抄袭纠纷的商业品牌会对这类指控表示沉默,像影儿时尚一样主动回应并发起诉讼的例子少之又少。

从这个角度出发可以想见,这场官司的走向仍会继续吸引各方关注。它或将成为类似的设计师品牌和商业品牌设计侵权纠纷的重要参考案例。

转载请注明:纺织科技杂志 » 吕燕与影儿时尚就设计侵权纠纷对簿公堂

喜欢 (0)or分享 (0)